後浪潮呈現: The Bilinda Butchers 香港專場演出2018(The Hub會員限定)
Post Wave Music 呈獻

後浪潮呈現: The Bilinda Butchers 香港專場演出2018(The Hub會員限定)

2018年5月15日
8時00分 – 11時00分

香港灣仔駱克道150-158號祥友大廈一樓全層, Hong-Kong, Hong Kong
如有查詢,請傳送電郵至 postwavemusic.hk@gmail.com 與主辦單位 Post Wave Music 聯絡。

購買門票

購買門票

“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沒有人會認為少年做的夢荒唐可笑。”

如果 DIIV 是一道編織末日黃昏的絢爛光景,那來自美國西海岸的The Bilinda Butchers 則是繁華都市裏幻滅閃爍的街燈,隨著夜幕降臨、飛車急速掠過而不斷消失又浮現。就這樣持續地穿梭在街邊小巷,直到音樂消逝、燈光褪去,然後再一次被點亮,不斷循環,一同達到“一切都消逝的邊界”……

初次聽到The Bilinda Butchers的時候,相信很多的歌迷都會疑惑這是一支My Bloody Valentine的美女吉他手他Bilinda Butchers組建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新樂隊嗎?

點開他們的音樂後才恍然大悟過來,原來這是一支來自美國西海岸加州北部舊金山的夢幻流行樂隊。因為太過喜愛 My Bloody Valentine ,所以才用樂隊靈魂人物之一的Bilinda Butchers作為自己的團名。

The Bilinda Butchers的兩位創團人 Michal Palmer(主唱兼吉他)和 Adam Honingford(貝司)本是多年的同窗好友。那時候 Michal 剛從波蘭移民到美國,熟悉的朋友與環境都變得遙不可及,當時又正值青春期的他生活中又有許多無法言喻的躁郁與不安。不過當他認識了喜歡動漫與日本音樂的 Adam 之後,他的世界被徹底的改變了。

Michal還在一篇采訪中提及,他們當年是怎麽一起學吉他的。當時 Adam正在上吉他課,他也想學吉他,後來他爸爸也給他買了一把。於是 Adam 把白天在吉他課上學到的東西,晚上回家之後立馬給 Michal 上課。他還記得 Adam 教會他的第一首歌是 The Beatles 的《Blackbird》。熟悉了不少前輩樂隊的創作路子,吉他也練得如火純青了,Michal 和 Adam 有了創作的念頭,“是騾子是馬,到了該給大家遛遛的時候了”。

2008年他們發行了一張Demo合集《Away》,這張合集裏的歌大多創作於07和08年之間。雖然有點兒粗糙,但是從《Lost in translation》和《While I'm alone》這些曲子裏,能看出樂隊後來一直保持著的清亮、簡潔的夢幻吉他噪音和飄渺溫柔的迷幻人聲。歌名和歌詞都淺顯易懂,好像孤獨的男孩、孤獨的女孩在青春期即將結束的時候,用吉他寫下來的日記。

他們的音樂第一次被人真正提及並產生濃厚興趣是在3年之後發行的那張EP 《Regret, Love, Guilt, Dreams》。EP封面是兩個正在抽煙的抑郁美國女青年,而那股模糊、粗顆粒質感的調色,讓人聯想到了香港導演王家衛的電影作品,而EP最後一首歌《Secrets》的結尾部分,還加上了一段《2046》裏梁朝偉與章子怡的中文對白。這首歌也成為樂隊在中國打開知名度的重要作品。這張EP也是由Michal與未來會加入樂隊的Lukas Untersteiner共同制作的。

東方文化對他們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,此前Demo集合裏出現了《迷失東京》和《Japan Time》的歌名,以及第一張EP裏王家衛電影風格的主視覺封面,以及他的電影對白的采樣,在歌曲《Sigh》的開頭,你還能聽到熟悉的日式東方撥弦樂器。他們也曾多次在媒體上談及日本漫畫、手遊、電影和音樂對他們的影響,甚至還憧憬著將來去日本定居。

2011年鼓手Ryan Wansley參與了他們的巡演,後來正式加入了TheBilinda Butchers。他們也正式從兩人樂隊上升成編制更完善的三人樂隊,Ryan帶來了屬於自己的特色,在歌曲創作與平時排練上給了他們兩人更多有意思的意見和靈感,並且彌補了很多創作上的不足,也使得後面的作品,聽上去更豐滿,節奏跳躍性更大,而不再一味的僅依靠合成器和吉他營造出的舒緩或歡快的氛圍。

在發行了3張EP作品之後,2014年樂隊終於發行了首張全長專輯,這張名為《Heaven》的唱片是一張概念專輯,主人公是生活在19世紀日本的一位年輕姑娘,這張專輯就是她的日記的配樂BGM. 參與錄音的還有日本藝人Lamp, 詩人Juri Nakashima, 柏林歌手Sarah Paslti和洛杉磯未來主義放克藝人Harriet Brown。

2016年,他們曾有幸造訪了一次亞洲,在中國大陸,臺灣,香港和日本東京演出。這次巡演令Michal與Adam對他們的音樂項目有了更深的認識,他們決定在The BBs上投入更多的精力。也是在這時,Lukas Untersteiner成為了樂隊固定成員。然而鼓手Ryan Wansley搬家到美國東海岸令他在樂隊的工作無法再繼續。這無疑給樂隊帶來相當大的打擊,但是他們設法適應變化,讓現場演出不再需要真鼓。

The Bilinda Butchers 是一支出了名的慢工出細活的樂隊,除了去年在廠牌Zoom Lens發行的合集《Metempsychosis》裏收錄了一首新歌《Lotus Eaters》之外,很少見他們發表新作。近年樂團成員除了完成大學學業之外,也在其它音樂項目上開始了新的嘗試。值得一提的是《Lotus Eaters》這首新歌跟以往歌曲的風格差異日漸明顯,能看出這些年他們各自在創作上的進步。

此次“後浪潮”將邀請他們再次造訪香港,他們會帶著被樂迷期盼已久的新專輯與廣大香港樂迷見面。不知道這兩年裏,The Bilinda Butchers樂隊到底經歷了哪些蛻變與成長,也許只有親歷了他們的現場,才能看出他們與過往的與眾不同。樂隊第二張專輯《Night and Blur》即將發行。

Michal Kepsky – 主唱/吉他
Adam Honingford – 吉他
Lukas Untersteiner – 貝司
Brock Lowry – 鼓

5月15日周二晚上,The Bilinda Butchers將來到香港灣仔The Hub,為大家呈現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!喜歡他們的朋友,請千萬不要錯過!

更新可選的門票中⋯ 更新可選的門票中⋯

“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沒有人會認為少年做的夢荒唐可笑。”

如果 DIIV 是一道編織末日黃昏的絢爛光景,那來自美國西海岸的The Bilinda Butchers 則是繁華都市裏幻滅閃爍的街燈,隨著夜幕降臨、飛車急速掠過而不斷消失又浮現。就這樣持續地穿梭在街邊小巷,直到音樂消逝、燈光褪去,然後再一次被點亮,不斷循環,一同達到“一切都消逝的邊界”……

初次聽到The Bilinda Butchers的時候,相信很多的歌迷都會疑惑這是一支My Bloody Valentine的美女吉他手他Bilinda Butchers組建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新樂隊嗎?

點開他們的音樂後才恍然大悟過來,原來這是一支來自美國西海岸加州北部舊金山的夢幻流行樂隊。因為太過喜愛 My Bloody Valentine ,所以才用樂隊靈魂人物之一的Bilinda Butchers作為自己的團名。

The Bilinda Butchers的兩位創團人 Michal Palmer(主唱兼吉他)和 Adam Honingford(貝司)本是多年的同窗好友。那時候 Michal 剛從波蘭移民到美國,熟悉的朋友與環境都變得遙不可及,當時又正值青春期的他生活中又有許多無法言喻的躁郁與不安。不過當他認識了喜歡動漫與日本音樂的 Adam 之後,他的世界被徹底的改變了。

Michal還在一篇采訪中提及,他們當年是怎麽一起學吉他的。當時 Adam正在上吉他課,他也想學吉他,後來他爸爸也給他買了一把。於是 Adam 把白天在吉他課上學到的東西,晚上回家之後立馬給 Michal 上課。他還記得 Adam 教會他的第一首歌是 The Beatles 的《Blackbird》。熟悉了不少前輩樂隊的創作路子,吉他也練得如火純青了,Michal 和 Adam 有了創作的念頭,“是騾子是馬,到了該給大家遛遛的時候了”。

2008年他們發行了一張Demo合集《Away》,這張合集裏的歌大多創作於07和08年之間。雖然有點兒粗糙,但是從《Lost in translation》和《While I'm alone》這些曲子裏,能看出樂隊後來一直保持著的清亮、簡潔的夢幻吉他噪音和飄渺溫柔的迷幻人聲。歌名和歌詞都淺顯易懂,好像孤獨的男孩、孤獨的女孩在青春期即將結束的時候,用吉他寫下來的日記。

他們的音樂第一次被人真正提及並產生濃厚興趣是在3年之後發行的那張EP 《Regret, Love, Guilt, Dreams》。EP封面是兩個正在抽煙的抑郁美國女青年,而那股模糊、粗顆粒質感的調色,讓人聯想到了香港導演王家衛的電影作品,而EP最後一首歌《Secrets》的結尾部分,還加上了一段《2046》裏梁朝偉與章子怡的中文對白。這首歌也成為樂隊在中國打開知名度的重要作品。這張EP也是由Michal與未來會加入樂隊的Lukas Untersteiner共同制作的。

東方文化對他們的影響是有目共睹的,此前Demo集合裏出現了《迷失東京》和《Japan Time》的歌名,以及第一張EP裏王家衛電影風格的主視覺封面,以及他的電影對白的采樣,在歌曲《Sigh》的開頭,你還能聽到熟悉的日式東方撥弦樂器。他們也曾多次在媒體上談及日本漫畫、手遊、電影和音樂對他們的影響,甚至還憧憬著將來去日本定居。

2011年鼓手Ryan Wansley參與了他們的巡演,後來正式加入了TheBilinda Butchers。他們也正式從兩人樂隊上升成編制更完善的三人樂隊,Ryan帶來了屬於自己的特色,在歌曲創作與平時排練上給了他們兩人更多有意思的意見和靈感,並且彌補了很多創作上的不足,也使得後面的作品,聽上去更豐滿,節奏跳躍性更大,而不再一味的僅依靠合成器和吉他營造出的舒緩或歡快的氛圍。

在發行了3張EP作品之後,2014年樂隊終於發行了首張全長專輯,這張名為《Heaven》的唱片是一張概念專輯,主人公是生活在19世紀日本的一位年輕姑娘,這張專輯就是她的日記的配樂BGM. 參與錄音的還有日本藝人Lamp, 詩人Juri Nakashima, 柏林歌手Sarah Paslti和洛杉磯未來主義放克藝人Harriet Brown。

2016年,他們曾有幸造訪了一次亞洲,在中國大陸,臺灣,香港和日本東京演出。這次巡演令Michal與Adam對他們的音樂項目有了更深的認識,他們決定在The BBs上投入更多的精力。也是在這時,Lukas Untersteiner成為了樂隊固定成員。然而鼓手Ryan Wansley搬家到美國東海岸令他在樂隊的工作無法再繼續。這無疑給樂隊帶來相當大的打擊,但是他們設法適應變化,讓現場演出不再需要真鼓。

The Bilinda Butchers 是一支出了名的慢工出細活的樂隊,除了去年在廠牌Zoom Lens發行的合集《Metempsychosis》裏收錄了一首新歌《Lotus Eaters》之外,很少見他們發表新作。近年樂團成員除了完成大學學業之外,也在其它音樂項目上開始了新的嘗試。值得一提的是《Lotus Eaters》這首新歌跟以往歌曲的風格差異日漸明顯,能看出這些年他們各自在創作上的進步。

此次“後浪潮”將邀請他們再次造訪香港,他們會帶著被樂迷期盼已久的新專輯與廣大香港樂迷見面。不知道這兩年裏,The Bilinda Butchers樂隊到底經歷了哪些蛻變與成長,也許只有親歷了他們的現場,才能看出他們與過往的與眾不同。樂隊第二張專輯《Night and Blur》即將發行。

Michal Kepsky – 主唱/吉他
Adam Honingford – 吉他
Lukas Untersteiner – 貝司
Brock Lowry – 鼓

5月15日周二晚上,The Bilinda Butchers將來到香港灣仔The Hub,為大家呈現一場精彩絕倫的演出!喜歡他們的朋友,請千萬不要錯過!

The Bilinda Butchers

如果 DIIV 是一道編織末日黃昏的絢爛光景,那來自美國西海岸的The Bilinda Butchers 則是繁華都市裏幻滅閃爍的街燈,隨著夜幕降臨、飛車急速掠過而不斷消失又浮現。就這樣持續地穿梭在街邊小巷,直到音樂消逝、燈光褪去,然後再一次被點亮,不斷循環,一同達到“一切都消逝的邊界”……